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AU][Alex/Des] Catball

萌的不要不要的qwqqqqq太可爱了我也想养!【被刀

El!ot's Dark Shrine:

    写好这个有一段时间了,不过最近死在网游里,连发都懒得发(没救


    OOC,没文笔,没剧情,无脑卖萌卖蠢文。不会写东西,我只是想给冷cp增加点产出(´;ω;`)……对了我自己没养过猫!如果有bug请告诉我!!!


    全年龄向(有亲亲),AU,科学家!Alex/奶猫!Des


    谢谢观看!




    Alex Mercer捡回家一只小奶猫。


    半小时前,他下班了,从地铁站出来还要走一小段路才到家。路边有一只纸箱,里头传来细软的、此起彼伏的咪咪的叫声。Dr. Mercer一脸冷淡,吝于朝那个方向投过去哪怕是一瞥。他只能在眼角的余光里,看到一小团浅色的东西,从褐色的纸箱里探了出来。


    他经过纸箱的时候,微微朝远离的方向挪了一点,不想碰到那箱被人遗弃的幼小的活物。他没理会那种推挤产生的窸窸窣窣的声响,直到什么东西挨到他的皮鞋。


    “什么鬼——”Alex下意识地抬腿,把脚上的东西抖向墙的方向。现在他终于正眼看到了,那是只黄白斑的小花猫,从箱子里扒拉出来,一门心思要够到Alex的裤脚。


    小东西运气不好,正面撞到了墙上。它多半疼得不轻,叫声都变调了。这下Alex也没法冷眼旁观狠心离开了,他犹豫了一下,蹲到小猫旁边,托起小猫。我回去要先消毒一下手,他想。


    小猫的嘴角撞破了,一道小口子,不是很深,但渗着一粒粒血珠。生物领域的专家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它带回家,至少处理一下伤口,毕竟是他行的凶。


    Alex还是不乐意让猫毛沾到身上。他一手拎着小奶猫的后颈,一手夹着公文包,朝公寓走去。纸箱边上突然探出一排小奶猫的脑袋,都在对他使劲叫唤,但它们中没有一个能再经历小花猫的倒霉和走运了。




    Alex把他的受害者放上流理台,换了白大褂,戴了口罩,给猫咪嘴边的伤口消了毒(疼得它用肉垫挠了医生,Alex庆幸它还没长出爪子),然后发现创可贴在猫毛上贴不牢,一会就掉了。他回忆着大学的专业基础课,和小学生理课上背诵的急救须知,用医学绷带把猫头包成一个木乃伊。


    行业精英Alex Mercer真的不想承认,独居这么多年,过着拧上发条的日子,他的生活常识真的退化到这种可怜的程度了。


    他已经计划好处理完这些就把小猫丢出家门,这次他会把动作放轻柔一点。然后他可以好好洗个手,用微波炉加热一顿晚饭,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可他的脑内出现了一些不合时宜的想法。


    它这样没法自己吃东西,另一方面,它大概也没东西可吃。


    Alex是真的想把它放着不管,但他的心肠还没有硬到那种程度。暴力和冲动真不是个好东西啊,加热牛奶的时候他想着。以后不能随便动手了,或者动脚,多容易带来大麻烦啊。他把盛了牛奶的浅盘子端到小花猫面前的地板上。




    这猫赖着不走了。


    Alex没有养猫的经验,不知道该拿它怎么办。听说猫都孤僻傲慢养不熟?为什么这只每天都一门心思把自己毛绒绒的身子往他手里拱?


    它嘴上的伤好了,但留下了一道疤。前几天,为了上药方便和避免感染,Alex把它嘴角那一片的毛刮掉了,有点丑,而且那道疤看着很明显。


    “过两天长出毛就好了。”Alex用指关节敲了一下它小小的额头。


    Alex现在会对猫说话了。第一次是他忍不住说了声“悠着点”,在小猫把整张脸埋进牛奶盘子里时。当时他话音未落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蠢透了。但小猫回应般的抬起头,金色的眼睛直直地与他对视,然后伸出舌头舔舔嘴边的白圈。Alex一下子感觉心都要融化了,但他只是不动声色地顺了顺小猫的背。


    Alex象征性地做出过让小猫离开的尝试,在它痊愈之后。他打开家门,拍拍小猫的屁股,指着门外:“你要回到你兄弟姐妹那里吗?”


    小猫后退一步,尾巴尖扫过他的掌心。“喵。”


    “你不想回去啊,那只好留下你了。”Alex把它抱起来。




    Alex给它打了疫苗,买了玩具,铺了软垫,起了个名字叫Desmond。哦对了,现在不能叫“它”了,Alex让新的同居者躺平,拉开双腿,确认了一下,从此用“他”来称呼Desmond。


    Des在Alex家混熟之后性子变得有点野,喜欢爬树,爬家具,爬Alex,爬一切高高的、能爬上去的地方。他还会扑鸟,后来还学会悄无声息地绕到小鸟背后,再突然一爪子拍下去。“好了好了,我的小刺客。”Alex拽着他的尾巴,制止他补一击终结技的企图。“你是家猫,不需要这些捕猎技能。有我养你呢。”


    但Des学会了不在Alex工作的时候打扰他,或者说,他在Alex面前都会收敛一点,还是第一天见到时那个绵绵软软的小毛团的样子。Alex有时候很烦给他洗澡,在他辛苦上班的时候这家伙在院子里撒欢打滚,玩出一身泥来迎接他回家。但他真的很喜欢抱着Des的那种触感,所以他只能认命地给浴缸放满水,把讨厌水的猫咪按进去洗洗刷刷。


    Alex给Des吹干毛,像举起小婴儿一样,手托在他的前肢下面,把他举到与眼睛齐平的高度。手上的重量不大,但沉甸甸的,几乎寄托了Alex的整个精神世界。


    Alex总是学不好与人相处。他能一眼看穿很多人,然后对他们感到排斥和疏远。总是有人看上他的脑子或是他的脸而接近他,碰钉子,然后放弃。而一个黄白色的小毛球,什么也不懂,跌跌撞撞地滚到他的脚边,就这么得到了一个允许停留的位置。


    一人一猫长久地对视,直到更年幼一点的那个耐不住性子了。Desmond乱挥着四肢,大概是要再靠近一点,人类如了他的意。


    Des粉嫩的舌尖够到了Alex的嘴唇。


    Alex愣了一下,意外发现自己并没有很嫌弃。他摸了摸被触碰到的地方,“你知道吗,我前女友都没这样对我做过。大概是不敢吧。”


    Des恃宠而骄地喵了一声。


     Alex轻轻呼出一口气,垂下视线,头向前靠了靠,轻轻地亲上Des的鼻尖。

评论(5)

热度(55)

  1. 黒丨也El!ot's Dark Shrine 转载了此文字
    萌的没有我啊!!!!!再看一边还是觉得!!!!!萌的没有我啊!!!!!!!!!!!!!【躺在地上打滚
  2. Aspeib的主控室El!ot's Dark Shrine 转载了此文字
    萌的不要不要的qwqqqqq太可爱了我也想养!【被刀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