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If you dare.(我个人觉得还是没有cp向)Federico&Ezio

没人性,没人性,没人性。

酱香炒鸡蛋卷专卖店:

Federico Auditore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他的弟弟,Ezio Auditore玩上了这种几乎是恶趣味的游戏,是从在街边要路过的一位穿着橙色打底却绣着绿花的女士掀起自己裙子开始吗?不…也许还要早一点。




“嗨…Fed!你敢不敢?”那是Ezio还在五岁的时候,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大哥正在装模作样的坐在树下看书,可没看几页,头顶上传来了树叶耸动和一个熟悉的声音。


“什么?”Federico眯起眼睛抬头看去,发现挂在树上的弟弟手里抓着一把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匕首。“你拿那个会被父亲说的。”他作出一副哥哥的样子,可是事实目光却不再从那把在眼光下泛着光的金属器上移开。


“你敢不敢?我们玩一个游戏吧!”Ezio顺着树干爬下来,拍了拍自己沾灰的裤子,而他的哥哥放下书站起来跟他面对面。那是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游戏,当拿着匕首的一方下达命令并且询问敢不敢的时候,另一个人只能回答敢,然后拿走匕首。


“你敢不敢,从这爬进父亲的书房里去!”Ezio看向Federico的眼睛里满是兴奋,他指着那个屋檐下的房间,然后挑衅的问着。


“噗…我敢。”他的哥哥笑着把一片树叶夹进手里的书页之中,随后把那本书往他手里一塞便朝着不远处的房子跑去。


“噢… 拉丁文,为什么他总在看这种看不懂的书。”Ezio瞟了眼书的封面,噘了噘嘴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已经支着身体站在了一楼的窗台上。




“你敢不敢…上去给那个守卫一耳光?”然后他们长大了不少,长高了很多,这期间没有被少教训过,可游戏却依然再继续。Federico转着手里的匕首靠在身边的红砖墙上,然后把刀尖对向了人来人往的街道对面,一个独自站着的卫兵。


“敢。”一路小跑过来的Ezio听到这句话后,和说话人一起都笑开了的望那边看了一眼,随后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作出了一副正经而严肃的样子朝那边走着。


“嗨,这位先生,我想我需要帮助。”他的声音有点颤抖,但不是无助,只是包含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抑制不住的笑意。Federico从巷子里走出来,坐在堆放起来的木箱子上,看着那个守卫好奇的弯腰看向比他矮了一截的自己的弟弟。


“有什么可…”好心的卫兵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被猛地打断,然后他还没来得及从第一个耳光中醒来,——甚至还没来得及去追那个拔腿就跑的臭小子,又似乎有人快步跑了过来。


“先生…”对方轻轻的说着,可怜的卫兵捂着脸抬头,下一秒便身子都歪向自己刚刚被扇耳光的一边。


“嗨!东西给我了!”Federico一边飞快的穿越在人群之间,一边朝同样在跑动的弟弟喊着。“Si,下一个路口就给你!”




然后他们玩了很多类似的游戏,高风险,高回报,无与伦比的刺激和快乐。他们偷偷打开了父亲的箱子,Ezio指使着Federico穿上那套衣服在街上走了一圈;Ezio在舞会上要求一个女生撩起裙子,只为了看看她今天穿的是什么样的鞋…


“嗨…Fed…你敢不敢…”


Ezio握着那个匕首站在哥哥的身边。


“再睁开眼睛看我一眼。”


那个再也不会对他笑,对他下达命令的哥哥。


谁也没有回答他。





评论

热度(9)

  1. Joadieu源伦生 转载了此文字
    I can't be the only one get hurt
  2. 源伦生您查找的用户已更名 转载了此文字
    没人性  @Joadieu 
  3. marseillaiseAspeib的主控室 转载了此文字
    沒人性
  4. Aspeib的主控室您查找的用户已更名 转载了此文字
    没人性,没人性,没人性。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