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阿泰尔的密函【Page 11 - 15】【更新中】

原博业界良心!!!!

青鸟:

Page 11


 


阿提斯、狄俄尼索斯、荷鲁斯、克利须那、米特拉、耶稣。无数传奇装点了他们的生平。这些故事太相近了,我认为。天赋圣权,身受迫害,从者众多,神迹之举,死而复生。
  而这怎么可能呢?


或许这并不是巧合……仅仅是同一个流传多年的故事?相互借鉴,同时为迎合时代而变动?就像我们的语言和工具的进化一样?这些传奇究竟是现实的记叙还是虚构的神话?抑或二者皆有?这些身影可能属于同一个人吗——这正是他们的生活被伊甸碎片延伸转化的结果?
  阿尔穆林谈到耶稣时仿佛真有其人——一个深悉驾驭之术的普通凡人。但如果他错了呢?如果这些人是真实存在的——并且他们曾经无数次地栖居于我们身侧——这是否意味着他们还会再次造访?或许他们如今就在这里?疑问太多了,而且每一天,每一刻都在增加……


 


Page 13


 


  多年以来,袖剑一直是我们矢志不渝的战友。有人甚至说它定义了我们——这说法并非空穴来风。离开它,我们的许多成就将是几乎无法达成的。但是,这件工具也逐渐显露出过时之态——于是在无需切除手指就能使用袖剑的方法之外,我在其他方面开始了改进它的研究。
  首先,对它增加了一块金属甲片,使它足以承受来袭打击。其他刺客相信它由一种新型金属锻造而成——而且将发现这种配方(已经包含在这一页的记载中)的成就归功于我。对他们来说,不知道真相会比较好。


  我也与马利克一同工作,研究新的刺杀方式:高处刺杀,边缘刺杀,以及从藏身处刺杀。虽然动作基础,但更加致命。


最后,是第三个改进工程,也是最简单的——增加了第二支袖剑——与之前提及的那一支在各方面都完全一致。当一名刺客得知自己被派遣去抹除两名目标时,他只需计算好行动的时间,就有可能在一次出击中同时击毙二人。由于制造金属的原料依然很难获得,新式袖剑的数量将受到限制。我需要仔细地斟酌有权佩带两支袖剑的人选……


 




Page 14


 


  人力求征服自身所能接触到的一切事物。我倾向于认为这种对周遭环境的控制欲是我们的一种天性。但征服的对象并不应当包括其他人类。每一天,每一刻,越来越多的人正被充为奴役,被谎言所欺骗,或者被武力所威逼。其他人,尽管并没有深陷囹圄,但受此影响,便也认为自己的生命毫无价值。我见过男人迫害女人的许多手段,听过那些针对异乡人的残忍措辞,也看过那些因信仰和举动与他人不同的人被折磨的场面……


  我们经常讨论这些事情——在我们从马西亚夫的尖塔上看着它们发生的同时。要怎么做才能使这些暴行停止,同时鼓励宽容和平等?我们曾经谈及教育,深信知识将把我们从残忍愚昧中解放出来。但当我走上街头,看见奴隶们正被带去竞价拍卖——我的心中升起了寒意。当我看见丈夫向他的妻子叫骂投石,认定她的存在理由只有侍奉他时——我的拳头攥紧了。当我看见孩子们被从父母身边分离,理由则是为了使他人获益——他们将被带去在沙漠的酷日之下受尽苦难,然后死去……


  ……在这样的时局下,我并不认为沟通会对这一切做出改变。在这样的时局下,我只思考着这些加害者该如何死去。




Page 15






评论

热度(19)

  1. Aspeib的主控室青鸟 转载了此文字
    原博业界良心!!!!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