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移动迷宫][Newtmas]一次谈话

依然先废话。
这一篇算是一个忽然的脑洞,所以就不打算扩开直接码个小短篇。里面有一些东西只能靠自己想象了不好意思_(:3」∠)_
我太喜欢这俩了qwq求同好



*注意:涉及后文剧透内容,人物OOC有。







一次谈话
by.As


Thomas走进一个房间,随手带上门。有一些灰尘被震起来,呛得他重重的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红红的鼻头,拖过墙边的椅子坐下,双脚不安分的动来动去,老旧的木椅子因为这些动作而发出了痛苦的嘎吱声。窗外的天空有点儿暗了,几只鸟儿在窗沿框起的天空中一闪而过。
房间里一片静默,Thomas一遍又一遍的舔着自己干燥皲裂的嘴唇,手上翻起的一块死皮被拉扯的又渗出了血珠。于是他在灰扑扑的裤子上抹掉了那一星赤色,张了张嘴,又停顿了一下。
“嗯……Newt?”
……
“呃…嗨我来看看你……好吧我被Minho赶回来了,他说我的鼻音能逼疯一群Crank。”
……
“哈,我也这么觉得。嘴硬心软。”
……
“不不不我不是说你就心狠手辣!相信我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还想在二当家的手下多活几天。”
……
“嘿别这样!天啊真是长了一张欺骗人的脸,心倒是黑……”
……
“这句话可不是我第一个说的。哦等等,你知道这称呼…?”
……
“他们还真是一灌酒什么都往外说。”
……
“我的老天,你不是连……”
……
“我…我真的不知道……Teresa和我……我不记得……”
……
“这玩笑可过分了啊。”
……
“我说,你不能欺负一个病人!”
……
"我知道这很蠢。我是个行者,却被这么一个玩意打败了,还得天天带着这该死的鼻音说话——Minho不知道嘲笑了多少次!"
……
"得了吧,你也知道的,这儿都是一群不知道怎么照顾人的粗神经。包括我。我有时候挺想Teresa的,还有Chuck小胖子和Alby。他们三个是除你以外最会照顾人的家伙了。"
Thomas再次看了看窗外,已经灰暗的几乎看不清东西了。夜晚的气温让他再次打了个喷嚏。他吸了吸鼻子,却并没有点燃炉火。
……
"有些话是见不得光的,Newt。"Thomas低着头,看起来像是笑了。
……
"你明明一直都知道。你那么聪明,却什么都不说。"
……
"一点也不好,Newt,一点也不。"
……
他在椅子上蜷缩起来,将剧烈抽搐的右手按在胸口,长期暴露在阳光下的小麦色皮肤上青筋毕露,指节处泛着惨白。
"我做不到!"他低吼着。"我本来做不到也永远不会这么做。"
……
房间里又陷入一片寂静。Thomas大口呼吸着冰凉的空气,这让他的嗓子有点干痛。他咳嗽几声,却发现自己的鼻子堵的更加严重了。
这时有人敲响了门。Thomas猛地转过头,一手抵住椅背。
"谁?"他问 。
"Thomas,"那人说,"该走了。"
Thomas没有回答。门外响起脚步声,然后渐渐的远了。于是他将身子摆正了,两条长腿伸直,交叠着搭在一起。
"知道吗Newt,你说错了一点。谁他妈是你最好的朋友?那个人可以说Alby是Chuck是Minho,甚至是Gally,唯独不可能是我。"他将头靠在木头书桌上,木料特有的气息夹杂着一些灰尘冲进鼻腔和喉咙里。他的脸紧贴在一个冰凉的玩意上。他接着说。
"在一开始,在我刚刚进入林地的时候,你就一下子吸引了我,那么让人想亲近。Alby说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都由你带着,他们都喜欢你。我以为我也是。"
Thomas闭上眼,轻声地笑了笑。
"但我错了,Newt。错得覆水难收。"
"我一直不敢确定,但那天我终于明白该死的我爱你,从很久以前,从你们还是我观察的小白鼠的时候我就那么爱你,直到现在……这三个字都快把我逼疯了。"
"可你还是不让我说出来。到最后你都不肯给我一点点希望。"
Thomas的声音在颤抖,没有眼泪。他抬头,站起来,将椅子搬回原位。他的背挺得笔直。
"我要走了,Minho可能已经找到了出去的路。"他吸了吸鼻子,嘴唇抿得发白。Thomas打开门,最后回了一次头。
"晚安,Newt。"
门轰然闭合。
木桌上一柄染满陈旧血迹的枪。



在他们相遇时,他总是犹豫,他总是逃避。
现在他终于能与他血肉相连。

却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THE END.

评论(8)

热度(23)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