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RPS是经不起时间的

RainF:

妈呀也不知道怎么来了这么一句,这些天一直在KYD和期中考试中沉沉浮浮,原本计划好借着APEC重补LOTR也泡汤了,心情也不是特别好。【毕竟看了一场谋杀,还马上要经历一场谋杀…】
今天逛B站的时候看到了年轻美好的开花,肆无忌惮的开花。虽然我年岁要比开花小二十有余,但我还是唏嘘不已,看霍比特人二的时候感叹开花老了,就算扮相再相似,心境不同了,风华气度皆不能与往昔比了吧。
LOTR的采访我看了一些,英语渣,听得半懂半不懂,但开花那句著名的"I want to be Viggo Mortensen!"还是听得一清二楚。包括后面的:不是Aragorn,单单是Viggo Mortensen这个人。在我那被意淫荼毒许久的大脑里依稀记着:岛国人民抑扬顿挫的说着鸟语,坐在前面的开花耷拉着脑袋,直到谈起Viggo Mortensen.
2003年的新西兰的天空在我脑洞中是一片蔚蓝。我没去过。
那会儿我还少不更事,没长一个能够理解三部片子一系列对高矮胖瘦老少爷们的意义的脑子。
现在想来,基本上和看完死亡圣器下惆怅了好一会儿的浮夸的自己的过去有的一拼吧。
于是我认为我可以理所应当的说我现在似乎可以理解为什么Viggo Mortensen一改本性不忌讳在媒体面前公开感情,和开花头抵着头一行清泪了。
少年派里有句台词是这样的:“我猜,人生到头来就是不断地放下,但遗憾的是,我们却来不及好好道别。”
这句话单独来讲很小清新,但如果涉及电影真正的大意就有点悲凉了,那如果放进VO呢?
大概会把一切的回忆都镀上金,黄昏时那种恍恍惚惚的金。
我不知道V叔是不是在告别,但我知道他们现在没有太多来往了。
再深沉的感情也会在一天夜里被微风吹尽。
不是RPS,是世界上所有的感情。
//这话听起来很像我想象中的达达主义者啊…

末了,我会故作深沉的叹口气,用浮夸的语气说,
Good old days.

//为了Orlando Bloom曾经的笑靥如花。

评论

热度(35)

  1. Aspeib的主控室LindseyF 转载了此文字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