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移动迷宫][Newtmas]午后

*原梗来自猫骨头太太的《ThomasxNewt100题》,AU篇05.在院子的阳光下理发
*极度OOC注目!少女风注目!本人是Sangster苏请注意!



冬日里难得一见的,阳光灿烂的午后。气温仍然很低,但Thomas还是在堆满积雪的院子里清开一片空地,将落灰许久的充气沙发支了起来。他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一顶深蓝的绒线帽子从可怖的冬季风手下解救了他的耳朵,却在脸颊两侧垂下两个白毛球,悬在胸前晃来晃去。Thomas在玻璃的反光里打量着自己,圆滚滚的像只气球。
这时Newt拎着一保温壶的清咖啡小心翼翼地挪了出来,怀里抱着两个款式相同的陶瓷杯子。他将咖啡壶递给Thomas,自己则灵巧地跃上沙发,选了个舒服的姿势蜷起来,如同一只抱着自己大尾巴取暖的松鼠。Thomas在他的杯子里斟满了热气腾腾的饮料,那张有些孩子气的脸隔着白色的水雾向他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于是Thomas也笑了笑,抱着温暖的杯子坐到他身边,用那只空着的手覆在另一个人的手指上,让自己掌心的温度包裹住对方冰凉的指尖。但Newt抽出了手,闭着眼,眉毛微微拧着。他用手挑开耷拉在自己额前的碎发,理在一边,却又很快的恢复到了先前的样子,乱糟糟地聚在一起。
"我想我得修修头发了。"他说,扭头看着Thomas。

片刻之后两人面对着坐在沙发上,Thomas没有找到干净的浴巾,于是他用一件雪地冲锋衣裹在Newt身上,提起一只袖子绕住裸露的脖子。"你可给我小心点。"Newt说,摆出一副恐吓的口吻。"你这样反而让我更紧张了……"Thomas小声地抱怨着,手指绕起一缕金发比划了几下。"闭上眼。"他命令道,剪刀小心地避过那长而密的睫毛,细致地修理着有些毛躁的发梢,然后捋平它,与旁边的头发做了个对比。做这些事的时候他托着Newt的脸,感觉到湿润温暖的鼻息打在他的手上。与之相反的,金发男孩的鼻尖冻的冰凉,在淡色的皮肤上泛着浅浅的红。Thomas晃晃脑袋,费了点力气将某些念头撇到一旁,一心一意地进行手头的工作。周围格外安静,大概是因为积雪,平时喧闹的汽车鸣笛声也变得杳不可闻,邻居家的两个孩子反常的没有因为大雪而兴奋地疯闹不停。一切都寂静着,像是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这时他发现Newt已经有些时候没动过了,任他摆弄着自己的宝贝头发。闭着眼,眼睑轻微地颤动着,似乎已经进入了梦乡。但那英气的眉毛皱得紧紧的,脸色难看,是Thomas难以描述的……狰狞?Thomas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犹疑着伸出手覆在对方额头的那片皮肤上摩挲着。他感觉到那虬结的眉心在缓缓舒开。于是他抬起手,将修剪整齐的金色碎发压平。男孩的睡脸平静安宁,刚才的可怖神情像是Thomas的一场幻觉似的。睫毛遮盖的眼周有不明显的青色,他想到那明净的黑瞳旁有环绕的血丝。Thomas凑得近极了,连落在睫毛上的一小截发丝都看得清清楚楚,他轻轻地呼气想把小家伙给吹开,它的主人却恰好睁开了眼。
"哦上帝啊Tommy!"Newt咬牙切齿地大喊,不得已闭上的双眼因为刺激而不停涌着泪。"该死的都怪你……"他嘟囔着,胡乱地揉着自己的眼睛。"嘿,别乱动。"Thomas忽然发现了什么,一把按住对方的手,然后凑上前去啄掉了那根惹了大祸的发丝。
接着他被掀倒在沙发上,并享受了一次加量的冰雪面膜。
Newt大笑出声。Thomas狼狈透了,不仅是头发和脸,他满嘴都是雪块,脸颊和嘴唇麻木的像是不存在了一般。他苦着脸看着笑容灿烂的人,忽然环住男孩的腰将对方一把按到自己怀里,将冰凉的脸贴到露出的颈窝上。Newt尖叫着挣扎,推着Thomas沾上雪水而变得湿乎乎的毛线帽子。那些赖在他衣领里的雪团子被两人的体温融化了,流进他的衣服里,很快变得冰冷。Thomas打了个哆嗦,他觉得自己的眼睛里似乎也进了些雪水,一阵刺痛。于是他闭上了眼。


Thomas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被滚烫鲜血浸透的上衣已经冷却了,黏在身上让人难受,那颗子弹造成的伤口却还在向外汩汩的冒着可怕的腥红的液体,把微鬈的耀眼金发都染成了地狱般的颜色。一些嘈杂的人声从Thomas身后回荡。他搂紧怀里还残留着些许温度的躯体,无声的落下泪来。



As有话说:
想打我吗。
爱你们。么么哒。























没错这是彩蛋!

Thomas在屋子里寻找剪刀的时候习惯性的朝庭院的方向看了看,Newt完全侧过了身,一只手搭着沙发靠背。精巧的侧脸,像是某部动画片里钻出来的冰雪精灵。
"Hey,Newt Forst。"他小声地嘀咕着。

END.

评论(1)

热度(13)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