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eib的主控室

回到单机大坑,我爱AC一辈子。神隐中的文手,不拖延症的时候就割点腿肉分享。卖安利中国分部最佳销售员。

[移动迷宫][剧透向][自译]第三部Newt结局章

As废话:

关于Newt死亡注意!!!!!!!

就是看网上有些翻译版本实在……比我的都吓人(°ー°〃)整个就一机翻还跳句完全不认真!!!!!愤然之下的脑热产品……虽然知道官方版本马上就出了,但还是想自己试试。我太爱他了没办法……

英语水平就那样,各位看官大老爷海涵[以头抢地]

Enjoy:)

————————————————————————————

第五十五章

纽特看起来糟糕透了。他的头发被撕掉了好几块,伤口裸露在外,又红又肿,脸上满是伤疤和淤痕。他的衬衫被撕坏了,勉勉强强地挂在瘦削的身体上,裤子被尘土和污血弄得脏兮兮的。这一切就像是他最终还是向感染者(Crank)的那一面屈服了,彻底地加入了它们的阵营。

可他凝视着托马斯,似乎他认出了自己偶然遇见的朋友。

劳伦斯仍然在说话,但托马斯直到现在才找回他自己的声音。

"我们没事。她已经被我们甩在地狱了,不过她也给了我们希望——我们能再向机场推进两英里。 "

在说话的空档里,劳伦斯切换了倒档,货车晃晃悠悠地远离了水泥墙,车外壳塑料的碎裂声与金属片剥落的声音和着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哀嚎在一片沉寂中忽然爆发出来。他正要开车离开,然而这却突然触动了托马斯脑袋里的某个开关。

"停车!"他大吼着。"马上停车!"

"什么?"劳伦斯回答。"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给我停下这该死的车!"

劳伦斯猛踩刹车的时候,托马斯爬了起来并走向车门试图打开它,劳伦斯在他身后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将他扯了回来。

"你他妈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男人朝他怒吼着。

但托马斯不会让任何人在当下妨碍他。他猛的从裤腰里拔出枪来指向劳伦斯。"放开我!让我过去!"

劳伦斯照做了,把手举在空中。"哇哦小子,冷静点!你是怎么一回事?"

托马斯保持着动作,慢慢的向后退开:"我在外面看到了我的朋友——我想去看看他怎么样了。如果,如果发生了任何意外,我会立刻跑回车里来。你得在我在我做这些事的时候时刻准备带我们离开这。"

"你觉得外面的那东西还是你的朋友?"飞行员冷冷地问,"它们早就不是以前的那些人了。你难道看不到吗?你的朋友现在是一只彻头彻尾的野兽,甚至可能比那更糟。"

"那么,这就是一个短暂的永别了,对吗。"托马斯回答道。他打开车门,小心的退到街道上。"如果我有需要的话,掩护我。我必须得这么做。"

"等我们到了博格(译者注:原文此处为Berg,猜测其意为飞行器名)以后,我会好好揍你一顿的。我保证。"劳伦斯恶狠狠地低吼着,"快点儿,要是那些感染者从那个垃圾堆朝这儿来了我就立刻开火。我才不管是你亲爱的妈咪还是你弗兰克叔叔在那边。"

"很好。"托马斯转过身去,将枪别进裤子里,慢慢地走向他的朋友。纽特独自站在一边,远离那些还在垃圾堆里翻腾的感染者们。看起来暂时它们还很满意那堆东西——似乎并没有对他产生多大兴趣。

托马斯在离纽特还有一半距离的时候停下了。他的朋友眼底充斥着狂暴,这是最糟糕的地方。那两只带着怨恨的眼睛里满是病态的疯狂。他怎么会这么快就变成这样了?

"嘿,纽特。是我,托马斯。你一定还记得我对吗?"

在那一瞬间,纽特的眼睛变得清澈起来,这让托马斯几乎是始料未及。他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哦该死的我当然记得你,托米。你就这么跑到这个死亡宫殿来看我,反反复复地表示你完全忽视了我的留言。所以,在这几天里我还不能完全转化。"

纽特的这些话比他那凄惨的模样更深地刺痛了托马斯的心。"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和……它们一起?"

纽特看了看那些感染者们,又转回头看向托马斯。"它反复的发作,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有时候我甚至没办法控制自己,我几乎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但大多数情况下这就像是我脑海深处的一种渴望,任何事情的失衡都会困扰我——让我陷入愤怒。"

"你现在看起来还挺好。"

"嗯,的确。我和和这些鬼东西待在一起的唯一原因是我根本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他们会内斗,但毕竟还是一个群体。孤身一人是不会有任何生存机会的。"

"跟我一起走吧纽特,就现在。我们会把你带到一个更安全、更好的地方……"

纽特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他的头怪异的抽搐了几下:"快离开这儿,托米。快逃。"

"跟我走吧。"托马斯恳求着,"如果能让你感觉好点,我可以把你绑起来。"

纽特的脸霎时变得愤怒无比,他近乎暴怒的咆哮着:"给我闭嘴你这个没骨气的叛徒!难道你没有看到我的留言吗?你就不能为了我最后做件见鬼的事?你一定要像以前一样总是想当个英雄吗?我恨你!我一直都恨你!"

他并不想这样的。托马斯坚定的告诉自己。但这些最后只凝成了两个字。

"纽特……"

"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本应该在第一个制造者(Creator)死的时候就阻止他们;你本应该找到一种解决它的方法。但你没有!你得让它继续运作。因为你想拯救这个世界,想当个英雄。所以你来到了这个迷宫并且从来不肯停下。你所在乎的从来都只有你自己!承认吧!你就是想做那唯一一个被铭记的人,受到所有人的崇拜与景仰!我们从一开始就应该把你扔进那个电梯井里!"

纽特的脸变得血红,在他声嘶力竭的时候一些唾沫星子飞溅出来。他拖着沉重的步伐向托马斯逼近,双手紧攥成拳。

"我要爆了他的头!"劳伦斯在车里冲着他吼着,"快让开!"

托马斯迅速地转过身去,"住手!这是我和他的事!不要插手!"他再次面向纽特:"纽特,停下。听我说。我知道你在这里过的很好。你只需要听我说完就够了。"

"我恨你托米!"他们之间只有几英尺的距离了,托马斯向后退了一步,纽特之前对他的伤害让他在此刻不由得害怕起来。"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在我几乎为你做好了一切之后,在我经历过那个该死的迷宫里的机械怪物之后,你还是不能按照我说的去做那仅仅一件事!我甚至不想看见你这张丑陋的懦夫脸(译者注:原文为shuck face)!"

托马斯又往后退了两步:"纽特,你必须得停下了,他们会开枪的。拜托你停下听我说!上车吧,让我把你绑起来。求你给我一次机会!"他不能杀掉他的朋友,他绝对不能。

纽特尖啸着朝他冲过去。从车里发出的子弹划过一道带着火光的弧线,在越过路面时发出爆裂声,但是它打空了。托马斯像是被冻住了似的愣在原地,纽特一把将他按倒在地上,几乎要把空气挤出他的身体。他挣扎着大口呼吸着,他的老朋友则压着他让他动弹不得。

“我真该把你的眼睛挖出来,”纽特向Thomas啐了口唾沫,“为了给你做的这些蠢事留个教训。为什么你非要来这儿?想要个该死的拥抱吗?还是一个愉快的关于林地那些美妙时光的座谈会?”

托马斯完全被恐惧控制住了,他摇了摇头,用没被压制的那只手缓慢地摸索着自己的枪。

“想知道我为什么会瘸了吗托米?我曾经告诉过你吗?不,我想我没有。”

“到底发生了什么?”托马斯问,为自己拖延着时间,然后悄悄地抓住了武器。

“我试图在迷宫里自杀。爬上那些该死的墙,到中间的时候再毫不犹豫地跳下来。但阿尔比找到了我并且在门关之前把我拖回了林地。我恨透了这个地方,我恨待在这里的每分每秒。而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纽特忽然抓住托马斯握枪的手并扭过来朝向他自己,迫使枪口抵在自己的前额上。“现在你有机会补偿。杀了我,在我变成那些吃人的怪物中的一员之前,杀了我!我把留言交给了你,而不是别人。现在杀了我!”

托马斯试图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但纽特太强了。“我不能这么做,纽特。我不能。”

“补偿你的过错!为你做的事忏悔!”纽特的全身都在颤抖,这些话仿佛是从他的心里被剥离出来的。然后他压低了声音,急切又严厉的向托马斯耳语:“杀了我你这蠢货。向我证明你还能做件正确的事,把我从这痛苦中解放出来。”

这些话让托马斯十分震惊。“纽特,也许我们可以——”

“闭嘴!闭上你的嘴!我相信你!现在快杀了我!”

“我不能。”

“快做!”

“我不能!”纽特怎么能要求他做这种事?他怎么能杀掉一个他最好的朋友?

“杀了我,不然我就会杀了你!杀了我!快!”

“纽特……”

“快做!在我变成他们的一员前快点!”

“我……”

“杀了我!”然后纽特的眼底变得澄澈,就像是他抓住了最后一丝理智的弦音,他的声音轻柔温和。“求你了,托米,求你。”

托马斯的心跌落进无边黑暗的深渊,他扣下了板机。

END.

——

——

——

我不发刀,我只是原作的搬运工。

不收快递。外卖请放门口。

评论

热度(70)

©Aspeib的主控室 | Powered by LOFTER